您的位置:

首页> 古典武侠> 侠女虐奸史

侠女虐奸史 - 侠女虐奸史

相传于当今江湖绿林中,堪称当代武林绝色侠女,而足以顷国顷城者,不出
三美!第一位当然非刘婉陵郡主莫属!第二位就是阴山艾家寨千金,人称玉女仙
姬的艾黎侠女!第三位则为玄冰宫宫主,人称旋冰仙子的巩利尤物!

  当然论相貌、身段、体态,我们的婉陵郡主皆堪称第一!而虽然艾黎仙姬略
逊一筹,但身高一米六八的她,有着四十二吋酥胸,二十五吋的蛮腰,四十一吋
的圆浑美臀,加上一张吹弹得破的粉脸,瑶鼻樱唇蛋形脸,够美够媚也够冷傲!
只是缺少婉陵尤物的刚烈与高贵,但她眉宇间那股妖媚与不屑,则比婉陵有过之
而无不及!

年方十九妙龄尤物侠女,早以被淫派中人盯上,但由于艾黎之父管教甚严,
她极少出入江湖,即使出门亦有大批保镖护驾。再加上艾家山寨亦非正派,在阴
山一带虽未姦淫掳掠,但也算得上地方一恶。

  尤其是艾家四兄弟,个个一脸横肉,心狠手辣,父子五人个个面目邪恶,但
却有着一位国色天香、美艳绝伦的千金闺秀。因此江湖上盛传,此女绝非寨主亲
生!其实内行人皆知,这位冷傲千金被寨主视为禁脔,只是艾黎侠女尚蒙在鼓里
罢了。

  对于淫派中人,一不愿劳师动众,为了一女大动干戈,一是各据一方互不侵
犯,当然如果艾黎一人落单,则四大淫派当然会无所顾忌地用尽阴险手段,非掳
为己有不可。

  这一天终于来临!原来艾黎四个兄长,早已对这位被寨主视为禁脔的妖艳小
妹垂涎已久。他们心知肚明,父子各怀鬼胎,如果不在寨主宣布事实及纳艾黎为
妾之前,来个霸王硬上弓,先奸后娶,将悔恨一辈子!再加上我们巨乳闺女,平
时对他们一脸不屑,冷傲之至,更令他们又爱又恨,非用尽手段弄到手为止……

  也就在个初夏的午后,老三已忍捺不住,他蹑手蹑脚地摸到后院艾黎的后窗
边,伸头往屋内瞧去,只见艾黎妹身穿一套火红色软丝紧身劲装,火红披风,正
对着落地铜镜扭腰摆身,搔首弄姿。

  全身似火的艾黎小妹,如葫芦般惹火娇躯,她对自己那双淫饱羞挺巨乳甚为
骄傲,不时将自己双手努力地往身后扳,尽量让自己一双圆浑巨乳往前挺出,直
顶得自己紧身劲装胸前排扣几乎绷开为止!

  只见艾黎满意地扭腰摆首,直看得艾老三下胯发硬,几乎喷精!好不容易地
压住下流邪念,轻声叫着:「小妹!小妹!为兄……有急事儿相告。」

  「啊!是你?干嘛如此鬼祟……走开!……不然……」

  「不!事关你终身大事……千万别喊!……」

  「你!……你!……胡说甚幺?……别来烦我……」

  「千真万确!老头儿已说服娘……就要娶……娶……」

  「你!……你!说我……我不懂?……」

  「实情待会儿相告,半个时辰后在后山荒屋前等你。一定要来,否则你将抱
恨终身!嘿!你总不会愿嫁个老头儿吧!……为兄实不愿小妹那幺……的身子被
个糟老头遭蹋!」

  「你!你!……」不等艾黎问罢,他已转身离去……

  我们非常自负的冷艳尤物被弄得一头雾水,犹豫好久,心想去问个究竟,谅
他也不敢怎样!

  拿定主意后,伸手取下墙上宝剑出门直奔后山荒屋……艾黎巨乳仙姬,穿越
一片密林小山,一会儿就到山后之林中荒屋前,只见三哥早以一脸淫笑地等候。

  一见他那丑恶相,艾黎立即嫩脸紧绷,一副不屑的冷声道:「你有话快说!
否则……」她看也不看一眼地侧过身去等他回答。

  「好!为兄就告……告诉你。」只见他那双贼眼死盯住艾黎小妹,胸前那对
淫挺怒耸圆浑羞饱紧包在丝质劲装下的处女巨奶,直吞口水道:「我们的老头子
将于近日对外宣告一个关于小妹的秘密,同时宣布正式纳小妹为妾!」

  「你!你……说什幺!你胡说……你……」

  「千真万确!你想想看,为何相貌丑陋的爹娘能生出你这幺位美若天仙的闺
女因为,嘿!因为……你不是亲生的,你是养女!」

  「你!你……胡……胡说……你!……」

  「你……再看看我们兄弟,再想想你自己,娘她生得出你那双大、大……」

  「你!住口!你……天啊!我不信!我去问爹!」

  这消息对娇贵的千金,真是晴天霹雳!艾黎她转身就往寨中奔去。

  「别跑!嘿!待为兄的与你就地洞房后再报不迟。」

  「你……休想!呸!凭你……闪开!下流胚……」

  气急败坏的玉女仙姬抽出宝剑,一个横扫想逼退老三……

  「嘿嘿!我有何不好?年轻体壮比那老头强多了,包你夜夜爽得直叫春!」

  「呸!你……无耻……啊!你……你放手……下流……你……」

  我们艾黎哪是他的对手,没两下她手中宝剑就被老三震飞,并转身双掌将艾
黎尤物一双玉臂扳在她身后,使得艾黎不由得酥胸怒挺,活像两座巨肉山似的!
不论她如何扭动挣扎,但她那双玉臂始终被牢牢抓住……

  「你!放手!……否则……我决不饶你……啊!你放开我!不……不要抓我
那儿……啊!不……啊!……」

  原来老三左手紧勾住艾黎被扳在身后的双手,腾出右掌,伸到她胸前猛抱住
她那双怒挺又极有弹性处女巨奶死命紧握不放,弄得玉女仙姬羞怒已极,娇声大
喊:「啊!不……不要……你……你敢!啊!……呜……不……放手!」

  「噢!噢!噢!好……好巨!挺……噢!」

  艾黎她几乎昏过去。自小就高高在上娇贵无比的她,那被人如此羞辱过,别
说抓奶,就连衣角被人摸到,她都毫不留情地一记猛鞭,但如今却被她厌恶已极
的兄长巨乳羞抓虐揉。

  「啊!啊!不……不……呜……你……放……放手!……」

  「噢!好软!好大的香奶!看我整死你这巨乳奶娘!」

  不管艾黎如何娇泣挣扎,他那只髒手始终游走在她胸前那双大肉球上,隔着
薄丝劲装淫虐地羞辱玩弄着这双天下第二美奶,久久不放。

  「啊!啊!不……哦!不……哦……噢!你放……呜……哦!嗯!」

  不过盏茶功夫,羞泪未乾的巨乳玉女不知怎幺地双颊一遍晕红,一双星目微
张,她那淫饱丰满无比的娇躯阵阵羞颤起来。微张的丰唇中发出了梦呓般地闷吟
声,玉首微抬、娇躯瘫软的任他玩弄催情。

  「嘿!瞧你这淫态,没几下就骚成这样!就让你爽个够!」说完伸出左手紧
握住艾黎的左肉球,右手则在她右大奶上一阵搓揉,揉得她娇躯激起一阵淫颤。

  她那瘫软无力的双手,不知如何是好,象徵性地抓住那双令她发情瘫软的髒
手,娇喘不已地低吟着:「哦!不……不要……羞死人!不…
「住手!你们兄妹在干什幺!不知羞耻的东西,给老子绑起来!」

  「啊!我……我……你……你……起来……呜……呜!……」

  这一声怒吼,惊醒了半昏迷饥渴已极的巨乳艾黎,她吓得荒乱地抓紧敞开的
衣襟,定神望去,只见三位哥哥及爹站在离她俩数丈处外怒目相视,而狡滑无比
的老三猛然起身往反向密林中飞奔而去,只留下呆坐在地的她。

  艾黎衣衫零乱,下胯淫湿一遍,欲哭无泪地缓缓起身,顾不得地上的粉红肚
兜儿,羞红着粉脸,不知所措的埋首整装梳理着……

  「你!你!好不要脸!竟敢在光天下日与你三哥干这种事。你……把她给老
夫绑起来!带回去!」

  「是!嘿!嘿!小妹得罪了……」

  「呜!……不……不……我没有……是……呜……是……三哥他……强……
强……」

  「你胡说!你看你胯下……淫湿一遍,还敢矫辩!给我绑!」

  只见老二、老四二人抓起巨乳幺妹的圆软玉臂扳在她身后,而老大一脸淫笑
地用预备好的麻绳紧紧地将艾黎一双玉腕交叉高吊反绑在一起,然后再绕过她那
圆饱怒突的胸前,上下各四条绕过巨奶,拉紧后再紧缚在她香背的双手上再用两
组麻绳穿过腋下,绕过她胸前八条麻绳,再穿回身后,不顾艾黎妹哭得梨花带雨
似地,用力地往后一抽,再将这两组麻绳紧紧地缠绑在她的玉腕上。

  「嗯!……呜!……呜!……不要……我没……嗯!呜……」

  这一绑可看得父子四人口水直吞、下体发硬,原来艾黎妹淫饱俊挺肉峰,被
那上下各四条麻绳压挤得硬往前顶,怒耸淫突!直顶得她胸前排扣几乎绷开,看
得四人两眼发直!

  绑得真是美极,如此虐绑,让艾黎羞得无地自容。

  「嘿!请小妹张开嘴……快!」

  「呜!你……想干幺!哦!噢!嗯……唔……唔……」

  不等她问完话,老大双手拿着一条皮製而中间穿着半个拳头大、软木製球状
刑罩,硬塞入艾黎她那张开的小嘴中,将她丰红香唇完全撑开,真是淫虐已极!

  羞泣不已的她,一心只想待爹怒气已消时再努力解释,艾黎她哪知道这一回
去被父兄四人轮番折磨凌辱,紧绑虐奸得死去活来,淫液几乎洩尽为止……

  就这样艾黎尤物,被三人连推带拉地带回寨中后院的刑室内。

  当刑房铁门被用力地关上时,她心中泛起一阵寒意,她美目圆睁,一脸惊恐
迷惑地望着四人……

  「给老夫吊绑在横樑下!老夫现在去你娘那儿,一会就回来!你们给老夫好
好地看着她!要是那一个胆敢动她一下,老夫就剁下他的手!」

  「是!遵命!」

  三人互望一眼齐声道后,硬生生地将巨乳尤物闺女几乎悬空地吊绑起来,寨
主看了一下被淫虐吊绑的美肉闺女后,极不情愿地急步走出刑房。

  「嘿!老头儿这来回少说也要一个时辰!我们……」

  老大首先发难,走到艾黎那高挑淫饱令人兽性大起的艾黎身前,死盯着她那
双巨乳不放,三个淫棍围在被虐吊悬绑着只剩脚尖着地、惊恐已极的巨乳美屄小
妹娇躯前后,三双粗肥大手猛然紧握住艾黎巨奶美屄及香臀处,极淫虐地凌辱,
玩弄着他们垂涎已久的仙姬闺女……

  「呜!……呜!……呜!……哦!……哦……唔!……唔……呜!」

  整得我们大奶闺女艾黎羞泪直流,拚命地猛摇玉首挣扎。她不许再被弄得春
情大起淫汁狂溢了,再被爹瞧见的话,她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但不论她如何强忍,就是抵挡不住那六只在她全身最要命部位,死命地捏抓
抠揉的大手催情撩春。不一会儿功夫,那股奇痒淫爽又再次爆发,直冲玉首及胯
下美屄内,痒得艾黎娇躯痉峦不断,淫汁又一次地泉涌而出……

  整条紧身丝裤被这六只淫掌弄得湿了又乾,乾了又湿……

  「噢!真受不了的爽!没想到我们这冷傲不可一世的巨奶小妹,淫水如此的
多!连洩了半个时辰还没洩完!总不能这样玩下去,老四!将小妹身子放下到她
的小嘴刚好能含住老子的肉棍为止……对!对!让她跪着……嘿!嘿!让你尝尝
老子的肉棍味道如何!嘿!老子肏不到你那美屄,只好跟你来个口奸,包你永生
难忘……」

  一面说着,老大一面解下紧套住艾黎口中的刑球,不等她回神过来,即一手
扣住她下颚关节,一手紧抱住艾后脑勺,用他那根又硬又粗,又黑又臭的肉棍硬
塞进她张大的小嘴中用力地抽送起来。

  我们原本饥渴淫痒已极的美屄尤物被那迎面扑鼻而来的腥臭,及紧含在她口
中不断抽送的粗硬髒物,惊吓得完全清醒,这比死还可怕的羞辱竟发生在她身上
及香口中,弄得艾黎几度昏死又被弄醒,羞得她死去活来地狂泣不已……

  「呜!哦……哦!……哦……唔!……呜……呜!……」

  「吱!……噗!……吱!……噗!……」

  一根又一根的腥臭阳具,随着肉棒在她红唇间进出嘴角边不断飞溅出口水,
不断的虐奸着艾黎的香醇小嘴,一次又一次的精液狂喷入她艳红的小口中,把肉
棒插进咽喉最深处。

  「噗噗……」大量的精液射进艾黎的食道中,有的被她强吞入腹,有的则沿
着她的香唇嘴角溢出,流得艾黎胸前淫湿一遍……

  只见三根阳具不断轮换虐奸着她的小口,直到每人各喷精六回,艾黎她吞下
大量的淫秽精液为止。

  三人各个爽得瘫趴在地,久久起不了身……好不容易地再拉紧吊绳,直到艾
黎脚跟悬空,再将那护口刑罩套入她张大的小口中后三人才就地昏睡起来。而今
只留下我们哭乾了眼泪,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巨乳闺女,依然被虐缚吊绑在刑房
中,乞求爹能救她,为她严惩这三只淫兽。

  不知过了多久,刑房门终于被推开,寨主心急地走了进来,见三人睡得跟死
猪一样,再看道心肝宝贝依然被同样地虐缚吊绑着,看得他心疼不已,但又有一
股极强烈地淫虐快感激起。

  心想老子从小就每日暗中在你的饮食内加入养春补淫圣品,才将你养得如此
淫美而多水,要是老子再不肏翻你那闺女美屄,万一落到不孝四兄弟手中,岂不
悔恨一生!

  「哦!我的宝贝闺女,可苦了你了!乖……乖……别难过了!爹会疼你一辈
子……哦!哦!好……好……」

  「呜!呜……呜……呜!……」见到寨主,艾黎再一次的狂泣娇吟不止,她
泪眼汪汪地望着寨主,神态凄楚动人……

  「哦!哦!好!待爹解开吊索!哦!哦!好……巨!」

  只见寨主不知是有意还是无心,右手自艾黎身后绕到她胸前,紧紧地抱住她
那羞饱淫湿的巨乳用力往上举起,直到她双脚完全悬空为止!羞得艾黎闺女紧闭
美目,心中是又羞又迷惑,爹一定是一时情急,想尽快解去绳索,才不得已抱住
自己那双羞奶,别想歪了。

  「小心肝,你再忍耐一会儿,这吊索不好解!噢!换只手看看……唔!哦!
噢!好……好紧!好巨!哦!」

  「嗯……!」

  我们被寨主紧抱住巨乳口含刑罩的美屄艾黎,善解人意地含首回应,粉颊火
红的她极依顺地任由他巨乳紧抱。只见她爹两手互换了至少十次,左右开攻,在
他宝贝闺女被淫绳挤绑的酥胸巨奶上又抓又握又抱又揉地,足足玩弄了近两顿饭
光景,直弄得艾黎粉颊羞红淫喘不止才解开吊索。

  直到艾黎双脚着地,他双掌始终紧抱住艾黎胸前那对绝世美奶,搓揉不已的
轻声道:「小心肝闺女!你自己可以走吗?要不要爹抱你……嗯……好软!哦!
哦!你……受受……哦!哦!」

  「唔……唔……噢!……哦!嗯……嗯……嗯!……唔!……唔!……」

  只见被爹弄得淫痒难耐,春潮氾滥,淫慾直钻下胯美屄内的大肉球玉女,娇
躯淫抖不止地香喘闷吟着,饥渴以极地的玉首一会儿猛摇,一会儿高抬,不知倒
是想表达什幺……

  「噢!好!好!你真的不能动吗?唔!爽!哦!嘿!爹忘了取下你嘴里的刑
罩!嘿!也是时候了!咦!你全身为何以如此淫湿……咦?还有男人的精液……
你刚才被他们怎幺样?你老实招来!说!」

  寨主一面取下她口中刑套,一面质问着艾黎,被弄得下体奇痒的美奶尤物不
知如何是好……

  「噢!唔!嗯……嗯……他……他……们他……噢!不……不要抓……」

  不等艾黎回答,寨主双掌猛然紧抱住她淫喘起伏不已的左右巨乳,死命地揉
捏道:「说!有没有碰你的大奶!说!」

  「噢!唔!……我……我……没有……有……哦!……哦!呜……呜……」

  「你!你!为何?为何让人摸你的大肉球?说!还碰那里?你给我说!」

  「啊!不……不要捏!不要!我受不……了!啊!噢!噢!啊!」

  「好!待会老夫会好好地跟你算这笔帐!」

  说完抱起艾黎她那淫痒饥渴的丰满玉体,快步走到后山崖壁边用脚猛踩下石
地。忽然石壁缓缓开了一个人高的小门,寨主抱着艾黎闪身进入门内后,石壁又
缓缓关上。

  而三个在昏睡中被吵醒的兄弟们,跟蹤到崖壁边四下寻遍也找不着机关,就
在此时,石壁内传出一阵阵艾黎玉女那惊心动魄、令人精液狂喷的美屄淫泣凄喊
声!久久不止。

  那淫媚已极又饥渴无比的泣淫浪喊声,一阵又一阵地传出,直听得三人几乎
再次精液狂喷!……

  「好恨!真不知老头儿用何种下流淫刑,竟弄得小妹如此淫浪!真是难以想
像……」

  「唉!不知开始姦淫了没?想到小妹那对雪白巨奶,及那淫湿羞窄的嫩屄!
唉!……」

  到底我们艾黎在此石洞内,遭受何种下流残酷的淫虐?这只有她最清楚,但
可想而知的是绝对让她死去活来的凌虐。

  她那淫泣凄喊声足足持续了三个时辰才停止,就这样寨主一连五天没出过石
洞。而艾黎那令人喷精的淫喊声每日至少三个时辰,一连五天从未间断……